中国首次高速路起降多型战机

包括三代战机运输机直升机专家称可提高国家持久战斗力

▲我军主力三代战机在高速公路上进行起降试飞。
图/CFP
战士检查试飞跑道清洁。图/CFP

    昨天,中国军队首次在高速公路上进行战机跑道试飞。包括主力三代战机在内的三种类型军用飞机,在郑民高速公路进行起降试飞。专家表示,民用公路起降战机,预示着国家持久作战能力的提升。

    >>现场

    现役三种常用机型试飞

    昨天下午,解放军报官方微博发布消息,中国军队首次成功起降中原某高速公路飞机跑道,并发布图片。图片中显示,参加公路跑道试飞的包括了解放军现役常用的三种机型——三代主力战机、中型运输机、直升机。起降地点旁有明显指示牌、加油站及服务区等的高速公路设施。图片显示,战机和运输机从远方接近,滑落在公路上后再次拉升起飞。

    据了解,这条高速公路是郑民高速,该高速公路是目前全国既有高速公路飞机跑道中设施最全、功能最多、性能最好、净空最彻底的一条,飞机跑道按一级甲类标准建设,可满足三代战机和中小型运输机在战时或紧急情况下应急起降。平时可作为民航飞机的备用机场,为客货飞机应急起降提供保障。

    >>解读可提高持久作战能力

    海军军事研究员张军社称,在战时,军用机场是一个巨大的固定目标,很容易成为敌方重点打击目标,一旦跑道被炸毁,军机就无法起飞和降落。此时,需要预先分散配置一些飞机在高速路上升空作战作为补充。从作战意义上分析,这种预案可以提高战时快速反应和生存能力,也是国家持久作战能力的一种体现。

    为提高防空作战能力,国内首条开工建设的沈大高速公路设计时,预留了作为战备跑道的路段。1989年9月,在沈大高速公路某区段的战备跑道上举行了解放军空军高速公路战备跑道着陆演练,这在中国是首创。

    张军社称,高速公路的修建应考虑多一些预留战备跑道,军队也应将此项作为常态化的训练内容。同时,建设高速公路战备跑道有很多技术要求。正常高速公路相对机场跑道来说较窄,在修建战备跑道时应按高级标准设计建造。此外,一些跑道周边存在违章建筑和公路广告牌、电线,这些地方都不适宜飞机起降。“这需要地方和军队共同努力完善战备跑道设施,保持战备状态,战时一旦有需要,撤除道路中间的绿化带和一些障碍物即可轻松地变为临时跑道,可随时为国防作出贡献。”张军社说。

    >>链接

    郑民(郑州至民权)高速公路投资估算金额35.06亿元,是河南省高速公路网中重要的一条联络通道,全线采用双向四车道高速公路技术标准,计算行车速度120公里/小时,路基宽度28米。

    京华时报记者潘珊菊综合新华社解放军报新浪官微

    □中俄军演

    日侦察机干扰中俄军演中方苏-27起飞识别防范

    国防部:日不停止干扰一切后果自负

    昨天下午,国防部新闻事务局证实,5月24日上午,日本自卫队两架飞机,闯入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对中俄海上联合演习实施侦察干扰。中国军队飞机紧急升空采取防范措施,维护参演舰机安全。国防部表示,中方已要求日方停止一切侦察干扰行动,否则后果由日方承担。

    ■官方回应

    >>回应

    日侦察干扰中俄军演

    国防部新闻事务局证实,5月24日上午,日本自卫队OP3C和YS11EB飞机各一架,闯入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对中俄海上联合演习实施侦察干扰。中国军队飞机紧急升空并采取了必要的识别、防范措施,以维护参演舰机安全,确保演习顺利进行。中俄海军在东海预定海空域举行的海上联合演习是双方共同组织的例行性演习,并依国际惯例在演习前通过多种方式对外发布了相关海空域的禁航通告。中方军机有权维护空中安全,对进入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有关空域的外方飞机采取必要的识别和防范措施。

    国防部表示,日方军机擅自闯入演习空域并采取危险动作的行为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通行准则,极易造成误读误判,甚至引发空中意外事件。中方已向日方紧急提出交涉,要求日方尊重中俄海军的合法权利,对有关人员严加管束,停止一切侦察和干扰活动,否则,可能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将由日方承担。

    据日媒报道,日防卫省称,24日上午11点和12点左右,在东海中央的公海上空,日本“防空识别区”和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的重叠部分。日海自OP-3C和空自YS-11EB侦察机被中国军队的2架苏-27战斗机“异常接近”。

    11点左右,中国军队的2架苏-27战斗机从后方靠近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一架OP-3C飞机,12点左右则从后方靠近航空自卫队的一架YS-11EB。最近时距离OP-3C仅50米左右,距离YS-11EB仅30米左右。

    >>解读

    日本炒作恶人先告状

    海军军事研究员张军社称,日军机进入我演习区侦察是日本的错,他们通过炒作来指责中国,这种恶人先告状的做法不能接受。张军社说,日机侦察中国演习是一贯做法,他们不顾我们提前对外发布的禁航通告,擅自闯入并采取危险动作的行为,违反了国际惯例。日方的侦察机有非常完善的侦查设备,可以窃听舰艇、飞机通话,窃取雷达、声呐的参数,对我们的战术进行偷窃。

    我们要依据相应的处置规定对进入这个区域的不明飞机进行查证识别。采取必要防范措施,防止威胁我方演习安全。如日机执意接近,就会通过喊话等方式驱离,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措施。

    ■回顾军演

    >>进程

    中俄旗舰今日开放

    昨天中午,参加中俄“海上联合—2014”军事演习的所有参演舰艇全部返港靠岸。今天,俄方“航母杀手”瓦良格号巡洋舰和中方“中华神盾”郑州舰,将对上海市民开放参观。从5月22日至24日,在为期3天的实兵演练中,中俄双方共派出14艘水面舰艇、2艘潜艇、9架固定翼飞机以及2个特战分队和6架舰载直升机,实施了兵力展开、舰艇锚地防御、联合对海突击、联合反潜、联合护航、联合查证识别和联合防空、联合解救被劫持船舶、联合搜救和海上实际使用武器等9项行动。

    根据计划,军演将进入第三个阶段——演习总结交流,联合指挥部将组织参战指战员研讨交流。

    >>评价

    后续仍有提高空间

    “虽然双方海上舰船的动作和行动越来越复杂,但双方协商问题的时间却越来越少,越来越短。”两次参加过中俄海上联演的联合指挥部俄方副指挥长辛科海军上校认为,通过历次海上联合演习,俄中双方之间的合作、信任和理解会进一步提高。

    “3年来中俄双方组织演习一步比一步顺畅。”参加过3次中俄海上联演的联合导演部中方导调组组长王超表示,中俄“海上联合—2014”军事演习第一次迈开了互相混编等步伐,在难度等方面有了增强,但后续仍有提升空间。

    >>发布

    俄提出可远海联演

    昨天,中俄军演双方总导演在联合导演部接受了媒体的联合采访。中方总导演、海军副司令员田中海军中将表示,中俄是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不是所谓的军事同盟关系,两国两军的合作不针对第三方。此次联演是根据两国达成的共识,按照两军交往计划组织的例行性演习。

    俄方总导演、俄罗斯海军副司令费多坚科夫海军中将说:“希望对两国海军间的合作注入新的内容,比如可以考虑到远海及其他海域进行联演。俄中两国海军一贯主张和平,我们之间的联合行动不针对第三方,是为了保障地区和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安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