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总理辞职未必是担当

    本报特约评论员黄恒

    尽管有人理解韩国总理辞职的用意和实际意义,却还是忍不住下意识叫好,这不是智识问题,而是情绪化影响,只是为了宣泄焦虑罢了。

    “岁月”号沉没将近两周,韩国总理郑烘原选择辞职。在一个总理职位职责特殊、总理辞职司空见惯的国家,这并不是出人意料的新闻。与之相比,更值得玩味的,是中韩舆论对郑烘原辞职的不同回应,一些舆论将它与担当二字画上等号,而在韩国在野党看来,辞职恰恰是无担当的表现。

    韩国最大反对党“新政治民主联合”27日批评郑烘原,“不仅完全不负责任还很胆怯”。不论从行政实际运营角度来看,还是从党同伐异的政治斗争角度来看,这种说法都自有道理。毕竟,现场打捞工作还没结束,总理却先下课,如若总统对新总理提名遇到阻力,政府职能作用的发挥恐怕会打折扣,这对事故处理不是什么好事,这种事此前也发生过。2010年夏秋,李明博总统时期,总理一职曾空缺两个月,恰逢外交通商部长官也辞职,而新长官上任需总理提名,于是外长也空缺一个多月,任何有实际管理经验的人都明白这情况多可怕。

    另一方面,韩国人知道,总理几乎就是一个替总统“扛雷”的角色,他没有人事权和预算权等实权,却要承担不相称的政治责任,上世纪80年代以来,每位总理平均任期不到两年,大多数扮演者是政治基础背景相对单纯的人士,诸如政治学者和经济学家。郑烘原是检察官出身,韩国第一位女总理韩明淑大学专业是法国文学,她如今的境遇可算例外,也就是因为提拔她的前总统卢武铉跳崖身亡,现在只能由她担当当年丑闻的审查和惩罚。

    朴槿惠的总统还当得好好的,所以反对党不在乎郑烘原,而反复要求朴槿惠为“岁月”号事故向国民道歉,理由是展示她应有的责任感,目的大家都懂的。朴槿惠也懂,所以郑烘原辞职才是必然选择,这显然是对现有政治风险评估后得出的结论,舍车保帅,符合惯例。如此手段更像危机公关策略,如果一定要说展现了对民族国家的担当,未必完全不行,只是这种担当到底对国家发展有什么作用?

    至于一些舆论,了解韩国政治现实的大有人在,尽管理解韩国总理辞职的用意和实际意义,却还是忍不住下意识叫好,这不是智识问题,而是情绪化影响,只是为了宣泄焦虑罢了。

    相关报道见A20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