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时报旗下媒体,欢迎光临京华网!
京华网

在南海问题上滥用国际法律程序

菲律宾施压图谋不可能得逞

    2013年1月,菲律宾将中菲南海争议提交国际仲裁;2014年3月30日,菲政府不顾中国政府不参与、不接受国际仲裁的立场,向国际仲裁庭单方面提交了所谓“诉状”。菲方还利用媒体大肆炒作,歪曲事实,曲解法律,对中国进行不实指责。中国政府理所当然加以拒绝。菲律宾滥用国际法律程序,对中方施压的政治图谋不可能得逞。

    中国不接受菲单方面提起的仲裁

    2013年1月22日,菲律宾照会中方,将中菲南海争议提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强制争端解决程序。对此,中方多次指出,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领土主权争议和管辖海域主张重叠争议。领土主权争议并不是《公约》规范事项,不属于《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因而《公约》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不能适用。至于中菲在南海部分海域还存在管辖海域主张重叠问题,中国作为《公约》缔约国,早在2006年就根据《公约》有关排除性条款做出声明,将包括海洋划界、历史性权利等争端排除于《公约》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之外。因此,中菲间的海域划界等问题,菲方不能在未经中方同意的情况下单方面提交仲裁。

    对于南海争议的解决途径,中国政府一贯主张由直接当事方协商和谈判加以解决。这既是中菲双方在一系列双边文件中所达成的重要共识,也是2002年中国和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盟国家共同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一项重要原则。中方和绝大多数的签字方始终积极推动落实《宣言》。显然,菲方背弃了双边共识和《宣言》承诺,是一种严重缺乏国家诚信的行为。

    菲方及其背后势力煞费苦心,欲强行拖中国进入仲裁,利用《公约》相关机制的缺陷,在仲裁庭组成和程序规则方面大做手脚,欲陷中国于不利地位。由此可见,菲方单方面将南海争议提交国际仲裁,既违反了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又违背基本的历史事实;既背弃了国际道义,又背离了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中国政府坚持不接受、不参与仲裁,于情有理,于法有据。

    菲律宾瞎打“官司”何以欺世盗名

    菲律宾自知将中菲南海争议付诸《公约》规定的争端解决程序面临无法逾越的法律障碍,于是就采取歪曲事实,曲解法律的手段,企图绕过2006年中国所做出的排除性声明,将岛礁主权和划界争议包装成国际仲裁庭可以受理的《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这似乎是在竭力告诉人们,中菲南海争议,既不关乎岛礁争议,也不关乎海域划界。但揭开这层包装,一眼就能看出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和实质。正如外交部发言人多次所阐明的,中菲之间争议的直接原因,是菲方非法侵占中国南海的部分岛礁,问题的实质是双方围绕岛礁和海域划界的争端。为了达到其目的,菲方采取偷梁换柱、避实就虚的伎俩,诡称其诉求不涉及岛礁主权归属和划界问题,只请求仲裁庭就中国驻守的有关礁是岛、礁、还是水下地物作出裁决,并裁定这些岛礁能否拥有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然而,根据“陆地统治海洋”的原则,领土或岛屿主权是海洋权益的前提和基础,海洋权益是领土岛屿主权所派生。岛礁归属及其可主张的海洋权益原本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两者密不可分,前者是根本。如果岛礁的归属未定,如何确定其海洋权益,包括其在海洋划界中的作用?菲律宾为了将中菲南海争议包装成表面上符合仲裁庭受理标准的“争端”,故意将它们割裂开来。人们不禁要问: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菲方如此费尽周折,其目的无非有三:一是以小国弱国形象骗取国际同情;二是以维护国际法治的所谓“正面”形象抹黑中国;三是通过提起仲裁“暗度陈仓”,企图将侵占岛礁的行为合法化。但是,菲律宾不要忘记,中国自古以来就对南沙群岛行使主权和管辖权,南沙群岛是全中国人民在抗日战争的浴血奋战中夺回的国土,包括南沙群岛在内的南海诸岛的主权早在二战后就已经在法律上和事实上完全回归了中国。菲方应把非法侵占的中国岛礁还给中国。中国政府维护主权的决心坚定而明确,中国不接受仲裁拥有充分的国际法依据。

    协商谈判才是解决争议的真正途径

    中国政府历来主张以协商和谈判的方式解决陆地和海上争议。多年来,中国同陆上邻国通过平等友好谈判,解决了大部分陆地边界问题,也通过谈判公平解决了与越南在北部湾的海洋划界问题。国际实践表明,协商谈判是解决此类问题的最佳道路。

    当前,在中国和大多数东盟国家的努力下,南海形势总体稳定,从中菲关系和东南亚地区和平稳定大局出发,中方一贯致力于通过协商和谈判同菲方解决争端。双方也达成了“循序渐进进行合作,最终谈判解决双方争议”的重要共识,在这方面中菲曾有很好的合作。

    中方愿继续为维护南海和平稳定做出努力,为中菲关系得到改善和发展做出努力。中方有决心、有信心、有耐心推进与菲方的直接谈判。菲方虽然单方面提起仲裁,企图关闭双边谈判的大门,但中方谈判协商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中方敦促菲方纠正错误做法,恪守承诺,早日回到双边谈判解决争议的正确轨道上来。

    □专家访谈

    违背国际法之举是徒劳的

    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并强推仲裁的错误做法,受到国际法和国际问题专家一致批评。专家纷纷表示,中方对此坚持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有着充分的国际法依据。菲方应充分认识到南海问题的复杂性和敏感性,尽快回到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端的正确轨道上来。

    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副所长贾宇 无论如何包装,菲律宾所提仲裁都与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紧密相关,无法改变事情本质。自20世纪70年代起,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的部分岛礁,这是中菲南海争端的根源。早在2006年,中国政府就向联合国秘书处提交了书面声明,明确表示对涉及领土主权、海洋划界和军事活动等争端,不接受《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5部分第2节规定的任何国际司法或仲裁管辖,而菲方当前提出的仲裁事项实质上是两国南海部分岛礁主权争端及在南海部分海域的海洋划界问题。

    从维护中菲双边关系和地区和平稳定的大局出发,中国一贯主张通过双边谈判,解决领土主权和海域划界问题;主张依据国际法,尊重历史、尊重事实,协商处理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无论是《联合国宪章》,还是《公约》,都认同各国的自主安排,鼓励国家之间争端应先由当事国协议解决。菲律宾对中国的善意和克制视而不见,得寸进尺,恶人先告状,将争端乔装改扮,利用《公约》附件七下的仲裁程序,企图将中国拖入国际仲裁。这是对中国主权的漠视和挑衅。

    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 菲律宾提起仲裁程序的行为是对法律程序的滥用。《公约》明确规定了仲裁程序启动的前提条件是遵循一项基本的国际法原则,即“国家同意原则”。国家对接受仲裁的同意表现在以下两方面:一是国家可以根据《公约》授权,对特定领域的争端作出不接受仲裁的保留。2006年我国依据《公约》的这一授权作出声明,对于涉及领土主权、海洋划界等争端,中国政府不接受任何国际司法或仲裁管辖。菲律宾无视我国的声明,将那些涉及岛礁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的争端提交给仲裁庭进行裁决,从而使得仲裁程序一开始就不具有合法性。二是国家可以通过事前协议主动排除国际仲裁作为争端解决方式。2002年,包括中国和菲律宾在内的各方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已承诺用谈判方式解决有关南海争议,且这一宣言已经排除了包括仲裁在内的任何其他程序的适用。由此可见,菲律宾单方面提起仲裁并未满足《公约》的相关规定,由任何第三方就此裁决,都是违背《公约》、违反国际法的行为。

    清华大学法学院张新军副教授 从法律程序上看,菲方举动在一般国际法和《公约》的争端解决程序适用上存在明显错误。首先,岛屿主权问题和《公约》解释适用无关,缔约国不应在《公约》程序中提交。其次,《公约》第298条赋予缔约国权利,可以通过声明将海洋划界等争端排除出《公约》下的司法程序。依据《公约》的上述规定,中国政府已于2006年做出了排除该类争端的声明。在此情况下,作为《公约》缔约国,菲律宾应当受到该条款的约束,不能单方提交。菲律宾的诉讼之举意在对南海争端的本质进行歪曲、包装,进而在国际舞台骗取同情分。然而,从现实角度来看,只有心平气和的双边谈判和协商才是解决相关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争议的有效方式,无谓的挑衅之举只会增加解决问题的难度。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曲星 菲律宾清楚地知道,所谓的仲裁结果不一定对其自身有利,也不可能对中国产生任何效力,更不可能导致海上实际控制的现状发生任何有利于菲方的变化,但菲律宾坚持要提交仲裁,无非是出于以下几个方面盘算:一是为了影响国际舆论,企图争取国际社会向中国施压;二是为了转移国内民众视线,掩盖自己在黄岩岛轻率挑衅招致极大失败的尴尬处境;三是企图通过提起仲裁,挑起并炒热南海争端,从中谋取非法利益。

    一场注定失败的独角戏

    国外相关专家学者纷纷表示,菲律宾的做法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仲裁在法律上并不具有约束力和强制力。

    澳大利亚悉尼著名法律专家帕特·麦内拉格律师说:“20多年的律师生涯告诉我,一切司法裁决都要以事实为依据。”

    菲律宾近年对黄岩岛提出主权要求,并向国际法庭提起诉讼,“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我研究了一下南海的历史情况,黄岩岛最早于公元1279年由中国发现,也是由中国最早于1935年命名。”麦内拉格说,在这整个过程中,没有发现菲律宾的参与。他说,再来看看菲律宾的相关历史。菲律宾从1899年到1987年的八九十年间的6个版本宪法都没有提及南沙群岛的任何岛屿属于菲律宾版图,而到了中国宣布黄岩岛主权62年后的1997年突然宣称对黄岩岛拥有主权。这种主张自然很荒唐。

    他说,更荒唐的是,在一些国际条约,如《1898年美西巴黎条约》《1900年美西华盛顿条约》和《1930年英美条约》中都明确支持中国拥有对黄岩岛等岛屿的主权。事实和法律都很清楚,黄岩岛的领土主权属于中国,不应有什么争议。不管菲律宾以什么理由来宣称对黄岩岛拥有主权,都是在挑战法律。

    菲律宾雅典耀大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林智聪认为,菲律宾提交的仲裁不会对整个南海的形势产生大的影响。林智聪分析,首先,中国政府并不接受也不参与仲裁,这本身就让国际仲裁的合法性大打折扣。其次,菲律宾政府希望通过提起国际仲裁吸引更广泛的国际注意力,尤其是希望拉拢东盟内部其他南海主权宣示国一起参与针对中国的国际仲裁,以此向中国施加压力。但是,越南和马来西亚等国并未同意菲律宾邀请其加入国际仲裁的请求,这让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显得更为孤立。

    林智聪还表示,菲律宾阿基诺政府的外交政策仍然是积极配合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鼓励美国在菲律宾的军事存在,以此来对抗中国的南海领土主张,提起仲裁是菲律宾配合美国亚太战略的重要一步,但它对于南海问题的解决和地区的和平稳定并没有任何帮助。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荣誉教授卡莱尔·塞耶表示,判定仲裁庭对该争端是否有管辖权将是仲裁庭面临的最大难题。

    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伊恩·斯多瑞说,这通常需要花一年以上时间。由于该案涉及中国的“九段线”主张的有效性,任何裁决都不可能强制执行。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曾蕙逸表示:“仲裁庭对这种高度政治性的案件历来都十分小心,仲裁庭可能只会对中立的法律问题做出回应,比如确定低潮高地、岩礁和岛屿的区别,这将波及到中国‘九段线’主张的合法性。事实上,南海有争议岛礁的主权归属只能在各方同意的情况下由联合国国际法院进行裁决。仲裁庭并不会贸然宣告中国‘九段线’主张是否合法,可能会要求中国补充相关资料,澄清其‘九段线’主张的合法性。会留出一定空间让双方做出各自的解读。”

    据了解,国际海洋法法庭创建时间短,历史上只有极少数法律争端诉诸国际法院或法庭得到解决,更多争端都是通过双边协商得到解决。事实上,国际法院和国际海洋法法庭并没有对“执行裁决”的标准或定义作出具体规定,也未规定当事国在不执行裁决时应如何处理。因此,即使国际海洋法法庭的裁决对中国不利,也是无法实施的,并不能对南海争端解决带来决定性意义。

    种种迹象表明,菲律宾主导的这起诉讼,更像是一场自娱自乐的独角戏,注定要以失败收场。

    本版均据《人民日报》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感谢您访问京华网 www.jinghua.cn
更多
  • 新闻
  • 国内
  • 国际
  • 北京
  1. 举报电梯隐患最高可获奖5000元
  2. 天涯社区副主编地铁猝死引关注
  3. 美国巨臀女生网络直播月入万元
  4. 男子戴假发夜闯女寝 学士服内只穿内裤
  5. 粗心奶奶把杀虫剂当酵母 一家四口中毒
  6. 他在橄榄核上雕刻还写诗 放大镜才能看清
  7. 20项“奇葩证明”派出所拟不再开
  8. 埃航客机黑匣子获修复 客机曾起火燃烧
  9. 普京与埃尔多安通话谈修好
  1. 男子戴假发夜闯女寝 学士服内只穿内裤
  2. 粗心奶奶把杀虫剂当酵母 一家四口中毒
  3. 他在橄榄核上雕刻还写诗 放大镜才能看清
  4. 20项“奇葩证明”派出所拟不再开
  5. 涉嫌受贿1686万余元大庆市委原书记韩学键受审
  6. 台湾复兴航空空难系因飞行员误操作
  7. 徐州一女孩被撞身亡肇事逃逸者将车辆焚烧切割
  8. 拿笤帚暴打迟到学生甘肃一名高中班主任被停职
  9. 涉内地游客死亡案 香港导游获刑
  1. 天涯社区副主编地铁猝死引关注
  2. 美国巨臀女生网络直播月入万元
  3. 埃航客机黑匣子获修复 客机曾起火燃烧
  4. 普京与埃尔多安通话谈修好
  5. 金正恩被推举为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
  6. 土警方逮捕机场袭击事件嫌疑人
  7. 宣誓就职
  8. 意大利警察与华人爆发冲突
  9. 叙利亚城市遭汽车炸弹袭击致30余人死伤
  1. 举报电梯隐患最高可获奖5000元
  2. 2016年铁路暑运今日启动
  3. 暑期如何预防儿童意外伤害
  4. 天秀市场正式闭市
  5. 盗窃团伙每天进京人流密集处扒窃独行女
  6. 东直门街道启动最大规模拆违
  7. 雷雨暂歇 骄阳登场
  8. 车站民警牢记惯偷特征助破案
  9. 女子当庭痛悔“太不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