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帮”何以缔造出“法外江湖”

    本报特约评论员傅达林

    所谓的“丐帮”沦为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将人作为非法谋利的工具,乞讨已完全失去了其本来的意义,只不过是犯罪分子导演的一出闹剧而已。

    早就耳闻城里的乞丐是有江湖的,但近日媒体披露的“东莞丐帮”调查,还是挑战了人性容忍的底线。帮主为了利润,把幼童的腿砸断,“越惨,他越赚钱”。如此采取非法手段使人致残、逼人乞讨,残暴行径令人发指。

    一座鲜亮的现代化都市,何以藏纳着这么一块“法外之地”?能够理解乞丐之间争地盘的恶斗,也有耳闻一些犯罪分子操控乞丐的事实,但如此有组织、灭绝人性的犯罪,实在超出了人想象的极限。所谓的“丐帮”沦为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将人作为非法谋利的工具,乞讨已完全失去了其本来的意义,只不过是犯罪分子导演的一出闹剧而已。

    每当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曝光后,人们第一时间会追问:警察去哪儿了?执法机关去哪儿了?本该时刻守护在纳税人身边的政府去哪儿了?这其实是一种无力的嘶喊,因为犯罪的方式手段太过残忍,因为我们甚至找不到应该直接负责的谴责对象。我们不能将希望寄托在犯罪分子的良心发现上,对他们的谴责将变得苍白无力。

    唯有的希望是公共管理职能的到位,是分布在各个不同执法岗位上的责任弥合,是公民社会你我基于彼此的安全而多一份留意。东莞丐帮不是一天形成的,其所缔结的法外江湖至少经过了长期的孕育。其中虽不乏一些预谋与筹划,但可能也有很多的机缘巧合与投机。一次以身试法未获纠治,便会导致犯罪分子屡试不爽,最终在执法部门的眼皮底下一步步“做大做强”。据不完全统计,在东莞专门以乞讨谋生的约有3000余人,这其中到底有多少是真的需要救助,有多少是受人操控,又有多少形成了特殊的利益集团,平时有哪个部门去认真调查过呢?除了东莞,其他城市难道就没有同样问题吗?

    法治社会不容正义失守,但“报警也没有什么用”,受害者亲属的遭遇折射出现代执法力量的尴尬。妇女儿童保护组织没有管理权限,民政部没有直接执法权,公安部门则坚持不报警不出警、无证据不调查。一切看似合法合理,一切又让人感到茫然心酸。光是指摘执法不作为或许有些“站着讲话不腰疼”,但哪怕是针对一次报案多一份警觉,哪怕是发现蛛丝马迹也不放弃,及早洞察其中的犯罪动向,也不至于发展到今天还需媒体曝光的地步吧。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感谢您访问京华网 www.jinghua.cn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