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红包”是节日里的一把鸡精

    这个用无聊来对抗无聊的游戏,至少能成为今年春节的一种“新年俗”,让春节多几分新鲜乐趣,让相熟的朋友一起嗨。

    能用“好玩”来形容的春节,似乎只存在于童年记忆中。当我们到了被父母逼婚的年纪,春节便不再那么有趣。不过,最近大热的“抢红包”游戏,可能让这个春节变得不一样。

    “抢红包”严格说来并非一个游戏,它是腾讯通过微信抢滩移动支付市场的一场商业营销。但是,绝大多数热衷于玩“抢红包”和“派红包”的人,并不在乎是否中了腾讯的圈套,也不在乎赚了十块二十还是赔了八十一百。能多一个欢乐的理由,多一个与朋友一起乐的平台,给春节撒一把鸡精,其实就够了。

    春运火车上,往年只能看美剧、打扑克、嗑瓜子,今年可以守在一个个微信群里,抢领导、同事、同学发的红包——靠平时积攒的人品赢得真金白银,终究是件美妙的事。微信群太少?每节车厢那么多人,摇一摇然后建个群就行了嘛。曾经单调的回家路,就这样变成了可用红包数丈量的距离。

    除夕之夜,所有电视台都播着“春节吐槽联欢晚会”,想必很多人的眼睛不会盯着电视屏幕,而会将目光锁定手机屏幕。那些能狂热到让腾讯服务器频繁宕机的人们,到时候恐怕已没有兴趣和时间吐槽春晚,他们关心的是如何能更快抢到红包。难怪有人调侃,说“抢红包”是春晚导演冯小刚搬来的救兵。

    互联网时代的流行瞬息万变,“偷菜”仿佛已是上个世纪的老故事,“飞机大战”也迅速从全民疯玩转为无人问津,现在流行的“抢红包”,也难逃速生速死的命运。这个用无聊来对抗无聊的游戏,很快就会被人们抛弃,但可以肯定的是,它至少能成为今年春节的一种“新年俗”,让春节多几分新鲜乐趣,让相熟的朋友一起嗨。当然,还有流动其间的新春祝福,正如有网友说,“散不起财,就散散对朋友的问候与祝福”。

    发红包是很多地方的春节习俗,如今的移动互联网社交,只不过给旧传统赋予了新花样。但即使如此微小的创新,也激发了数亿中国人的参与热情,并且给每个参与游戏的人带来了狂欢节式的欢乐体验。赞叹之余不难看出,很多传统节日式微,并不是因为公众失去了关注和参与的兴趣,而是那些所谓的传统大都已与时代脱节。如果能多些好玩的“新年俗”,春节其实也可以变得很令人期待。

    本报特约评论员汤嘉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