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修订指导教材的危险性

    本报特约评论员徐立凡

    在安倍四处出访并宣称愿意与中韩启动对话之时,以政府名义再次在教材上做文章,是压缩还是扩展了日本改善与邻国关系的空间,一目了然。

    日本文部科学大臣下村博文28日宣布,决定修订初高中“学习指导要领”解说书,写明“尖阁诸岛”(我钓鱼岛)和“竹岛”(韩国称独岛)是日本“固有领土”。下村解释说,“国家就领土进行正确教育理所当然”。

    先看看下村所谓的“正确教育”建立在什么基础上。日本对我钓鱼岛的非法占有,拜日本军国主义时期的疯狂扩张和冷战格局所赐。这种非法占有权,在二战结束前已被雅尔塔三巨头会议及其后日本也承认的《波茨坦公告》剥夺。如果主张钓鱼岛为日本所有是“正确教育”的话,那就意味着日本近现代侵略史是正确的,《波茨坦公告》是错误的,国际社会二战后作出的相关安排也是错误的。这显然是对国际社会主流史观的公然颠覆。缺乏历史常识和正确史观支持的领土主张,是“正确教育”还是“错误教育”,一目了然。

    在安倍四处出访并宣称愿意与中韩启动对话之时,以政府名义再次在教材上做文章,是压缩还是扩展了日本改善与邻国关系的空间,同样一目了然。事实上,中韩两国也迅速作出强烈反应。谁是东北亚地缘局势的搅局者,不问可知。

    日本之所以继续给已在低温中的东北亚关系加冰块,应当不是“兴之所至”,不是预判不到可能引发的外交后果。通过特别保密法、提高军费、建立国安会、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等一系列举动,安倍政府在机制建设上,已初步完成“对抗性体制”的筹备,下一步就是在民意上强化与这种体制的匹配。修订指导教材,列入非法主张,就是强化这种匹配的尝试,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强化安倍政府玩火的法理性。

    这一举动极其危险。最大的危险在于,其内涵与日本军国主义时期具有一定的同质性。日本军国主义时期,就曾通过战争教育为侵略行为培养国民基础。教材中不乏“朝鲜是日本的生命线”“满蒙是日本的生命线”等宣传教育,试图以此固化对朝鲜和中国领土的非法主张。

    危险还在于,修订指导教材可能解构日本教育的主流价值体系。过去,日本也曾出版过歪曲历史的右翼教科书,并引发邻国强烈抗议。但是,由于日本教科书使用的决定权掌握在日本教师公会手中,而长期以来,日本教师公会对日本侵略史保持着清醒认识,认为“不能美化侵略”,因此右翼教科书的采用率极低。此次,尽管日本政府修订指导教材同样没有法律强制力,但由于避开侵略史而只强调领土主张,且教师即可决定是否使用,因此采用率很可能比右翼教科书要高。

    无论中韩还是日本内部,有识之士有必要持续发声,指出日本政府修订指导教材列入非法领土主张,将对其传统教材主张的反战和平史观形成冲击。还应指出,不管怎么强调非法领土主张,也不会弥补其法理性上的漏洞。

    相关报道见今天A18版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感谢您访问京华网 www.jinghua.cn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