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赞成废除嫖宿幼女罪

该罪名间接承认幼女可以卖淫与强奸罪的规定存在逻辑矛盾

    记者昨天获悉,今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答复全国人大代表孙晓梅关于废除嫖宿幼女罪的建议时,明确表示完全赞成废除该罪名。并称,无论是从法理上,还是从未成年人保护层面,废除嫖宿幼女罪都有充分理由。

    □建言

    人大代表建议废除嫖宿幼女罪

    孙晓梅呼吁,按照我国已签署的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儿童权利公约》,刑法应该废除此罪,对与不满14周岁幼女发生性行为的,无论幼女是否自愿,无论有无金钱给付,一律按照奸淫幼女来定罪(按照现行刑法应定强奸罪),以确保刑法对幼女实行无歧视(差别)的保护。

    全国人大代表、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中央妇女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华女子学院女性学教授孙晓梅,从2010年开始连续多年提出废除嫖宿幼女罪的建议。今年5月、7月,人大法工委和最高法,就其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的建议作出了答复。

    孙晓梅介绍,嫖宿幼女是指行为人在幼女主动、自愿或者基于某种原因正在从事卖淫活动的情况下,明知卖淫者为幼女而进行嫖宿的行为。依据现行刑法第三百六十条的规定,嫖宿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她认为,该罪的“刑罚畸轻”,因为根据现行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奸淫幼女的以“强奸罪”从重论处,而强奸罪要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有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或者奸淫幼女多人的,可以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分析

    嫖宿幼女罪存在严重欠缺

    除了刑罚偏轻,在孙晓梅看来,嫖宿幼女罪还有几方面的严重欠缺:

    其一嫖宿幼女罪对幼女年龄没有设立底限,14周岁是我国刑法规定的“幼女”的上限,这可能导致司法实践中出现10岁以下的无行为能力人成为该罪的犯罪对象。

    其二该罪忽视了儿童卖淫活动中儿童“被利用”的一面,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将“儿童卖淫”定义为:“指在性活动中利用儿童以换取报酬或其他补偿”的行为,依据《儿童权利公约》所确立的“儿童优先”、“儿童最大利益”原则,所有儿童卖淫活动中的儿童均被推定为“被利用”的,而“嫖宿幼女罪”中的“幼女”,刑法客观上确认了其卖淫牟利的“自主性”。

    其三该罪是对道德有“瑕疵”的幼女的歧视,嫖宿幼女罪意味着刑法对幼女的保护不再是平等的,而是将幼女在道德上做了区分——“良家幼女”和“卖淫幼女”,对奸淫“良家幼女”的行为仍按照强奸罪处罚,而对于奸淫“卖淫幼女”的行为,处罚力度与以往相比也大大降低。

    >>建议

    进行执法调研执法检查

    孙晓梅呼吁司法机关先出台司法解释,也建议最高立法机关对设立嫖宿幼女罪十多年来的实施情况进行执法调研、执法检查。孙晓梅期待,在未来涉及该罪名的修改或废除时,能让妇女儿童保护团体及其专家参与并充分论证。

    对此,最高法指出,嫖宿幼女罪的规定,间接承认了幼女可以卖淫、具备性自主能力,这不仅不符合幼女身心发育状况,更与强奸罪的规定存在逻辑矛盾。

    最高法希望能够与社会各界共同推动全国人大法工委尽快立项废除该罪名,如果一段时间内该罪名依然未被废除,最高法院会进一步规范该罪的适用。

    □回应

    最高法:废除罪名有充分理由

    今年7月30日,最高法副院长江必新签发了《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3939号建议的答复》,回答孙晓梅代表的建议。答复中,最高法表示,对于孙晓梅提出的废除“嫖宿幼女罪”的建议,完全赞成。并认为,这无论是从法理上,还是从未成年人保护层面,废除嫖宿幼女罪都有充分理由。

    10月24日,最高法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第20条规定,以金钱财物等方式引诱幼女与自己发生性关系的;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幼女被他人强迫卖淫而仍与其发生性关系的,均以强奸罪论处。

    理由1 能够解决法律矛盾

    最高法院指出,废除嫖宿幼女罪,能够解决强奸罪与嫖宿幼女罪之间根本性的逻辑矛盾。

    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也就是说,只要与幼女发生性关系,不论是否采用暴力、胁迫等手段,不论幼女是否同意,均构成强奸罪。这是基于幼女身心发育不成熟、尚不具备性决定能力的现实情况规定的,充分体现了法律对幼女性权利的绝对保护。但是,嫖宿幼女罪的规定,又间接承认了幼女可以“卖淫”、具备性自主能力,这不仅不符合幼女身心发育状况,更与强奸罪的规定存在逻辑矛盾。

    最高法院在答复中表示,希望能够共同推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尽快立项废除该罪名,如果一段时间内该罪名依然未被废除,将加强调研,进一步研究规范该罪的适用。

    理由2 更好保护幼女名誉

    最高法指出,废除嫖宿幼女罪,能够更好地保护幼女名誉,实现“儿童最大利益”目标。

    以嫖宿幼女罪定罪量刑,虽然对被告人进行了处罚,但是也同时认可了幼女“卖淫女”的身份,这一标签是对幼女的极大侮辱。司法实践中,许多嫖宿幼女案被害人和家长对该罪名都非常不满,社会各界特别是妇联、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等部门对该罪名普遍不认可。

    刑法的目的是“惩罚犯罪、保护人民”,未成年人保护法更是吸收了《儿童权利公约》规定的“儿童最大利益”原则。但是嫖宿幼女罪的存在,对幼女进行不当的道德评判,往往会给幼女及其家庭带来严重的精神伤害,违背了“儿童最大利益”原则,背离了文明国家对儿童保护的初衷。

    理由3 废除能解决根本问题

    因废除的建议,迟迟没有能够得到实现,因此孙晓梅代表“曲线救国”,同时向最高法建议出台相关司法解释。在其建议中,她向最高法提出了“应当总结审判经验、研究嫖宿幼女罪定罪量刑标准、出台规范性文件”的意见。

    最高法经过研究认为,只有废除嫖宿幼女罪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同时,最高法在答复中公布的一组数字也显示,该罪名实际上已经被架空。

    最高法在答复中称,嫖宿幼女罪数量较少,2010年全国收案37件,2011年全国收案30件,2012年全国收案41件,平均每个省份一年只有一件案件,在法律适用方面也未发现疑难或者量刑过于不平衡的问题。

    法工委:简单取消不是解决办法

    今年5月23日,全国人大法工委在《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3939号建议的答复》中称,简单取消嫖宿幼女罪可能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对于孙晓梅代表提出的研讨取消嫖宿幼女罪的建议,全国人大法工委表示,将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和计划,纳入下一步刑法修改完善工作中认真考虑。对所有幼女一视同仁、平等保护的问题,全国人大法工委也表示将在今后的相关立法工作中注意和考虑。

    阐述1 实践中实际判处案件较少

    答复中,法工委首先阐述了嫖宿幼女罪的由来。全国人大法工委指出,组织、强迫幼女卖淫,嫖宿幼女等以幼女为性侵害对象的犯罪行为,性质恶劣,严重侵犯幼女的身心健康,应当予以严惩。其中,嫖宿幼女行为为组织、强迫卖淫提供的买方市场,是整个犯罪链条中的重要一环,应当予以专门打击。

    为了加强对幼女的保护,加大对这类犯罪的惩处力度,199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将强迫幼女卖淫作为强迫卖淫罪的加重处罚情节;并规定对嫖宿幼女的,“依照刑法关于强奸罪的规定处罚”。《决定》的规定体现了对受害幼女的特别保护,但是从《决定》实施的情况看,因为各种原因,实践中实际判处的案件比较少,效果很不理想。针对这种情况,为有利于严格执法,1997年修改刑法时,专门增设了嫖宿幼女罪,并比照奸淫幼女的刑罚设定了较为严厉的法定刑。

    近年来,一些地方嫖宿幼女的案件时有发生,引起社会关注,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陆续提出废除“嫖宿幼女罪”的意见和建议。

    对于这些意见和建议,总体来看,意见分歧比较大。但是,简单取消嫖宿幼女罪,恢复到1991年《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规定的按照强奸罪处理的做法,可能并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阐述2 大量案件未能进入司法程序

    法工委认为,目前比较突出的问题有两个。一是与所谓“处刑过轻”相比,更主要的是大量案件未能进入司法程序。

    二是有一些明显属于强奸性质的案件,被作为嫖宿幼女罪处理,确有“降格”之嫌。比如有的案件行为人明显使用了强迫、威胁手段,或者明知道幼女被他人采用了强迫、威胁手段,依法应当属于强奸罪,但按照嫖宿幼女罪处理了。有的错误地认为只要给付钱财了,就是嫖宿,进而把引诱、欺骗在校学生等未成年人发生有偿性关系这种奸淫幼女的犯罪行为,也按照嫖宿幼女处理,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引发群众非议的主要是这类案件”,对此,全国人大法工委提出,需要进一步明确法律适用的界限,并加强法律监督,保证严格执法。此外,从实践中的情况看,即使是奸淫幼女罪的规定,在一些地方也还存在加强监督、严格执法的问题。

    本版采写京华时报记者孙思娅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感谢您访问京华网 www.jinghua.cn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