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十八届三中全会

生育政策科学化是对民族负责

    本报特约评论员凌霄云

    30多年前的独生子女政策,为我们民族人口的优化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这是政策遵循科学的结果。今天它的使命开始走向完成,我们适时作出调整,也是遵循科学。及时因应变化,破解难题,才对得起民族的未来。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中,明确提出“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也就是“单独二胎”政策。16日,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答记者问,就这一政策为什么现在启动给出了四个方面的中肯理由。

    关于生育政策调整的时机与必要性,近年来坊间已经表述充分。在1980年那封著名的公开信中即称:“到30年以后,目前特别紧张的人口增长问题就可以缓和,也就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平均每位妇女生育2.1个孩子,才能维持人口代际更替水平;如果还不调整,总人口在达到峰值后将快速减少。有很多学者更是给出了调整的最佳时机,就是2012年。越往后,生育政策调整的正向效应越弱,政策所产生的副作用越大。

    事实上,就在2012年,劳动年龄人口开始减少,比上年少345万人,越往后减少的越多。相对应的则是,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今年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达到2亿,本世纪30年代中期将达到4亿,占总人口的比例将从目前的1/7提高到1/4。显然,这是未来中国的一个超级难题。

    发展形势已然明了,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人口红利逐步消失,若是不放宽人口政策,将可能导致一系列负面问题。加之,近些年放宽人口政策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启动“单独二胎”既是应对人口红利下降、劳动力短缺等问题的积极措施,又有助于建立一个强大的社保和养老体系,顾及了人情伦理,让一些人少了后顾之忧。

    放开“单独二胎”政策意义重大,这是中国人口和生育政策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形势所作出的重大调整。对于改革者来说,就是着眼民族的长远发展,清醒地把握各方面的意见、诉求、建议,使改革决策顺应民意,遵从科学。而这,必然也会面临思想观念和利益固化两个方面的阻力。习近平总书记就曾多次强调,改革既要勇于冲破思想观念的障碍,又要勇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此次先行放开单独二胎,即是打破这个障碍与藩篱的改革智慧与步骤。

    30多年前的独生子女政策,为我们民族人口的优化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这是政策遵循科学的结果。今天它的使命开始走向完成,我们适时作出调整,也是遵循科学。及时因应变化,破解难题,才对得起民族的未来。正如《决定》所指出的“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这正是对国家和民族未来负责的应有科学态度。相关报道见今天A04-A10版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感谢您访问京华网 www.jinghua.cn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