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正加家属不认可尸检报告

专家称法医鉴定应经得起考验

    7月31日晚,郴州公安局发布临武瓜农邓正加尸检报告。昨日,京华时报记者联系到邓正加之女邓女士。据其称,公布结果当晚他们家人对其尸检报告中的“外力作用诱发脑部畸形血管破裂出血死亡”并不认可。同时,家属要求提供报告复印件遭拒。

    报告称邓生前脑部有问题

    “尸检结果出来家人要求政府提供一份复印件,他们不给。”昨天下午,邓正加的大女儿邓女士称,7月31日晚上9点半,他们全家和几名亲戚被叫到乡政府开会,法医一开始只读尸检报告里的重点部分,随后家人要求全部读,后来要求留个备份,“主持会议的人说只有等走完法律程序以后才能复印,或在走程序过程委托律师才能复印。”

    邓女士称,听完尸检报告的结果全家都很愤怒。“当时法医、县政府的人员跟我们一直强调父亲是由于‘外力作用诱发脑部畸形血管破裂出血死亡’,说劳累、激动、争吵、外因都会引起死亡。他们说我父亲之前脑部血管就有问题,肉眼看不到,只有检查才能知道。”

    之前尸检过程中,学医的堂妹看到医生解剖时有淤血,并称头部和脖子均有被打的伤痕。“这次尸检结果却跟我们说那是皮外伤,他们解释称脖子上的伤估计是指甲剐伤,不会致死。对于这种前后不一致的说法我们无法接受。”

    家属称未发现有头疼症状

    邓女士还称,父亲一直以来都没得过病,农村的医疗保险上都有记录,没听说父亲有头疼的症状。尸检结果里的专业术语很多他们都不懂,对于这种结果不得不让人质疑是政府一手操办,具体鉴定过程他们都不清楚。“村子里认识我父亲的人都知道,他心胸比较宽广,我爸原来赌博,也和妈妈经常争吵,也从房顶跳下来过,为什么这些激动争吵都没有引起死亡。”

    邓女士回忆,官方向媒体公布的尸检报

    告没有口头跟我们描述的尸检报告详细,“忽略了一些细节,官方称脑部有严重淤血,左右好像也写错了,当时读的时候是左侧淤血,我爸当时是左侧头部着地,但官方对外通报写的却是右侧淤血严重。”

    “这几天,政府一直在做我们的思想工作,不时会有政府人员来我家,31日晚上开会让我们别和媒体说会议内容,晚上12点开完会,回到家1点多准备睡觉,政府又有6个人来了。”邓女士称。

    >>专家说法

    引发诱因致人死亡量刑或较轻

    中国政法大学刑诉法教授洪道德称,硬物诱发他人脑血管破裂死亡应构成故意伤害罪,前提是有证据证明;其次再去找是谁构成伤害罪,相比直接致死、没有其他病因诱发的情况,量刑较轻。个人认为应该达不到10年的判刑期,两者相差甚大。如果直接致死,则可以判无期甚至死刑。

    至于外力来源是什么,应有相应判断。当时和死者接触的有多名城管,如果仅是单人一次外力诱发疾病致死,这就表明只有一人构成犯罪,其他人则无责。“如果不解释清楚,公安机关无法判断罪责。”

    对于家属不认可尸检报告一事,洪教授称,法医鉴定需经得起质疑。“假如尸检报告真失实,总会有解释不通的时候,不能用含糊的术语来躲避公众的质疑。”外力如何形成、冲击力有多大才能致血管破裂等问题,这都需要法医专家和公安机关出来释疑。

    京华时报记者潘珊菊实习记者郑雨佳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感谢您访问京华网 www.jinghua.cn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