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时报  >>   2012 12 3 日  >>   第018版
目录导航
 上一期  

实名举报人大代表性侵双城市纪检委展开调查

前女主播:不论结果怎样我都输了

http://www.jinghua.cn   2012-12-03   来源:京华时报  记者: 王奕

--新闻线索提供方式--
电话:64629999 64656611
邮箱:jhsbxwxs@sohu.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左家庄前街1号百灵大厦《京华时报》机动部
邮编:100028
更多

左图:女主播王德春神情紧张焦虑,十分疲惫。

右图:孙德江办公室大门紧锁数日未开。本报实习记者赵思衡摄

    11月23日下午,黑龙江双城市电视台前女主播王德春微博实名举报,称双城市工业总公司总经理、人大代表孙德江曾胁迫她保持不正当关系,并在她怀孕7个月时强行与她发生性关系。 

    次日,双城市纪检委成立专案组,对此事进行调查。

    双城宁静不再

    外宣部门的电话铃声,再未断过。一位宣传负责人表示,他们每天接电话接到头疼。

    11月23日晚7点,双城市政府一官员罗敏(化名)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接到同事的电话:“快上网看看吧,咱电视台的女主播在网上举报和一位官员有不正常关系。” 

    罗敏问是谁,对方称叫“王德春”。罗敏认为不可能。他认识王德春,“她在我印象中,是个干干净净的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 

    罗敏的第一反应是有人冒充王德春造谣,他回家后打开电脑一看,却轻松不起来了,网上提供了王德春的记者证和一些证据照片,“看起来不像假的”。 

    第二天周六,上午10点,市政府相关部门召开紧急会议,对于王德春举报的问题进行了研究,决定严肃认真对待。会上,双城市纪检委抽调精兵强将成立了专案组。散会后,纪检委立即投入调查。 

    外界的目光齐聚在这个只有80万人口的小城。外宣部门的电话铃声,再未断过。一位宣传负责人表示,他们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接电话接到头疼,“手机辐射太大。最关键的是压力大”。 

    “双城全乱了”,双城广电局的局长在电话中告诉王德春:“这个事不能再往前赶,适可而止。孙德江已经找我了,说你可以提要求,看他答不答应。” 

    王德春却很坚持:“如果我终止的话,这个事情我就成了诬告。我敢于面对纪检委调查,我说的都是事实。我就求一个公正,不会向孙德江提和解条件。” 

    孙德江今年54岁,现任双城市工业总公司总经理,曾担任过双城啤酒厂厂长、招商局副局长。一年前,他当选了双城市第七届人大代表。 

    双城工业总公司副经理表示,此事件之后,孙德江再没上过班,在接受调查。公司所有的事务由副总经理暂时代理。 

    双城市人大办公室主任表示,目前人大也在等待纪检委的调查结果,“如果有违背职责的事实存在,将立即取消他的人大代表资格”。 

    孙德江的两个手机都处在关机状态。记者曾多次前往孙德江家,均见大门紧闭。据孙德江一位朋友透露,孙德江的媳妇得知这个情况后,无法安身,已暂时离开当地。

    消失的举报人

    纪检委的调查进度缓慢,是因为难联系上举报人,王德春称她暂时不会踏上双城的土地,“在那里我抬不起头来,我更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举报人王德春,同样陷入巨大的压力和恐慌中。 

    11月23日下午,她坐在南方城市的一间小宾馆里,注册了微博名“王流浪2012”,编辑好了一条举报微博。她在电脑前犹豫再三,最终点击了微博“发布”键。她眼瞅着,转发次数噌噌地往上蹿,仅半个小时,转发已上千条。 

    那个晚上,她彻夜难眠,心跳很快,双指发颤,不停点击不时蹦出来的评论。让她欣慰的是,“百分之九十是支持的”。 

    第二天上午,转发已有上万条,她的名字开始出现在一些媒体的显著位置,王德春有些“心口发慌,事态发展超乎了想象”。 

    “纪检委应该会调查了。”王德春觉得自己目的已达到,不想再扩展此事,遂将微博全部删除。很快她就后悔了,她“没有收到来自纪检委的消息”。11月24日晚上8点多,被删除的微博再次恢复。王德春在微博上表示,媒体可以给她私信,她会主动联系。但无人得到过她的回音,拨打她微博上公布的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无人接听。 

    市宣传部门一再表示,目前纪检委的调查进度缓慢,是因为难联系上举报人,“现在调查的,都是她举报中提及的其他事件,关于她和孙德江的关系问题,如果当事人不回来提供线索,我们如何追查?我们希望她尽快回来配合调查”。 

    面对政府部门的召唤,王德春称她暂时不会踏上双城的土地,“在那里我抬不起头来,我更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不正常的关系

    孙与尚有醉意的她发生关系后,让她听了一段录音,说如果她拒绝他,就要将发生关系时的录音公开,在双城搞臭她。

    王德春没有消失,她躲在南方一个城市一间小小的宾馆内,日日盯着电脑的屏幕,关注着自己的命运,处在极端的惶恐中, 

    她猜测每个和她联系的人的身份,她怕自己受到人身威胁,三天换了三个号码两部手机,以躲避她担心的“定位和锁定”。 

    网友对王德春持续关注着,这个事件涵盖太多吸引人眼球的因素,在雷政富事件的余震波及下,网友们希望看到“情人反腐”的又一次胜利。 

    王德春说,雷政富事件的确给了她很大的勇气,“但一个女人,如果不是身处绝境,是决然不会把自己推到这种风口浪尖上的。”11月26日,记者在一家咖啡店里与王德春见面,曾是美女主播的她,此时面色发黄,“我这两天已被折磨得精疲力竭”。 

    这个42岁的女人,坐在昏黄的灯光下,开始回述“那段潜藏在心底,从未和任何人透露过的隐痛岁月”:1996年左右,处在人生巅峰期的她,在一次采访中认识了担任双城啤酒厂厂长的孙德江。此后,他用各种方式接近她。 

    “他表现得很含蓄,比如请我吃饭,他就会叫上很多人作陪,消除我的戒备。”王德春称,她当时的丈夫是一位法律工作者,孙就聘请他当法律顾问,“以此来了解我的行踪”。 

    王德春回忆第一次与孙发生关系,是在一次饭局后。孙先将所有人送回家,最后将尚有醉意的她拉到偏僻地方,在车内发生了关系,“记得很清楚,是一辆蓝色桑塔纳,当时我意识模糊,反抗很久无果”。 

    清醒后王德春惶惑不安,向孙提出不要再发生这种关系,“孙拿出一个录音机,播放了一段我和他发生关系时的录音,他说要是我拒绝,他就要将这段录音公开,在双城搞臭我”。

    举报材料中提到一个重要细节:已有7个月身孕的王德春,被孙德江强行发生性关系。

    举报材料中提到的一个重要细节,被网友称之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王德春回溯在1999年的冬天,她已有7个月身孕,一天晚上8点钟左右,门禁铃声大作,接听后那头传来孙的声音,让她开门。 

    “当晚我丈夫不在家,他就一直按门禁铃,我在屋子里急得团团转,每次响都惊得心头猛跳,最后害怕得将门铃电池都抠掉了。”王德春说,铃声不响了,她在沙发上发抖,她希望孙已经离开,却传来“砰砰”的砸门声,“惊得我跳了起来,他喊着让我开门,说要把一些事情和我说清楚,我怕邻居听到,就打开了门。他冲进来,直接把我往卧室推,我边哭边挣扎,求他看在孩子的分上放过我,我说现在孩子的父亲都不会碰我,他不为所动。”事后,王德春说他还责怪她忘恩负义,“我气得浑身发抖,将烟灰缸砸到地上摔得粉碎”。 

    第二年春天,王德春产下一女,“因长期处在焦虑中,我得了产前妊高症,在医院抢救了几天才脱离危险,孩子也差点夭折”。

    选择妥协隐忍

    “对于那时的我来说,面子和名誉比什么都重要,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王德春说,没有人会懂得,她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和看重。

    王德春称在此期间,她不止一次求孙放手,她也曾托双城电视台一位台长代为转告孙,声称自己已信佛皈依,“不淫乱”,但均被拒。 

    王德春形容孙德江时,用得最多的词是“蛮横”“霸道”“暴躁”,但在一些政府官员眼中,他“实在是个能干的人”,因为他能“摆平政府部门看起来最棘手的上访事件”。 

    据知情人透露,孙德江曾经只是一个啤酒厂的搬运工,因做事干净利落,受到上级的重视提拔,一步步接近了双城市工业部门的核心,最终成了工业总公司的总经理。 

    因离哈尔滨近,双城市曾是哈尔滨的卫星城,很多国企搬到这里。国企改制以后,出现了大量下岗工人,成立双城工业总公司就是为了处理这些工人的安置和善后问题,并负责双城市的招商引资工作。 

    一政府官员透露,老国企的工人经常会集体上访,曾出现过围堵政府部门等过激事件,每次都是孙德江出面处理,把上访事件平息下来,“这个工作,一般人真干不了”。 

    而那时的王德春,在双城如日中天。当时老百姓可收看的电视频道极少,她主持双城电视台一档很热的新闻栏目,频频出现在电视荧屏上。 

    “双城大部分人都认识她,走到大街上大家都对她打招呼”,当地一位媒体人回忆称,当时相貌出众的王德春凭着扎实功底和敬业精神,在主持界首屈一指,也被“当地的老爷们偷偷称为双城第一美女”。 

    “对于那时的我来说,面子和名誉比什么都重要,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王德春说,没有人会懂得,她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和看重。

    “我付出了常人百倍的努力,才有所成就,我不想功亏一篑。”王德春选择了隐忍,她一再地妥协。

    王德春的父母懂。 

    11月29日中午,王德春父母在客厅里,含着泪整理女儿的东西。34本红红绿绿的荣誉证书,整齐地码放在茶几上。 

    王德春的母亲王加荣说,这些证书,证明着女儿曾有的优秀和辉煌,尽管她现在,处在烈火深渊之中。 

    王加荣已是63岁两鬓斑白的老人,女儿的事情在网上传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她才从亲属口中得知。作为一个母亲,她的心疼和心酸无人可知:“很多人,只是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个笑话。我看到的,全是这个孩子的血泪。” 

    父母眼中,王德春倔强、特别争强好胜。成为一位播音主持人的梦想,很小就扎根在她的心中。 

    小学一年级开始,王德春年年担任班长,学习成绩名列第一。初中二年级,声音条件得天独厚的她就开始痴迷于播音主持。 

    父亲给她买了一台小收录机,小德春每天用它录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节目,抱在怀里反复地听,跟读,直到和电视上发音一样标准。 

    好强的她曾报考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却在最后一轮面试被淘汰,成为她毕生难圆的梦。 

    她自考了哈尔滨师范大学,毕业后留在双城电视台,成了一位主持人和出镜记者。 

    “我付出了常人百倍的努力,才有所成就,我不想功亏一篑。”王德春选择了隐忍,她一再地妥协,“这份忍,给我带来了更大的痛”。2005年7月,王德春与丈夫离婚,女儿判给父亲。她说,前夫当时没有说离婚原因,“很多年后我和他坦白了与孙的事情,他才承认当年确是因为这个原因离婚”。 

    王德春的一位好友称,那些岁月,王德春一直郁郁寡欢,难展笑颜,多次询问她为何所困,王德春都欲言又止。

    15万元的纠纷

    一年前,王德春遇到经济困难,向孙德江借款15万缓燃眉之急,并写下欠条。王德春称,当时孙答应借钱的前提是,两人继续保持非正常关系。

    一些网友对这个昔日的美女主播所述遭遇表现出同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也有网友从其中嗅到了权力与私利交杂的味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2001年,王德春人生的转折点。她响应了离岗创业的政策,开始下海生涯。处在人生巅峰的王德春,倏然滑向了低谷。 

    她回忆当时的决定,是想离开双城这个让她日日担惊受怕的地方,“逃离孙德江的把控”。她与一位合伙人经营酒生意,亏本上百万,王德春不得不卖掉自己的小车还债;后又开了一家广告公司,接下政府一项工程,也亏本。 

    但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王德春在外面生活得很好,“这个好强的孩子,不希望让任何人,看见她的落魄。”母亲王加荣记得,王德春回家探望,总是大包小包往家里搬,轻松地和家人唠着嗑,看不出一点捉襟见肘的窘迫。就连2005年与丈夫离婚,她都未知会家人,半年后,父母才发现。 

    十来年,她一直在商海沉浮,漂泊不定。一年前,王德春遇到经济困难,向孙德江借款15万元缓燃眉之急,并写下欠条。王德春称,当时孙答应借钱的前提是,两人继续保持非正常关系,“我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已被逼上绝路,就接受了这种资助”。 

    “她太争强好胜,明明没有经商天赋,还要强干,不撞南墙不回头。”王加荣说,女儿原本在电视台前途光明,创业后深陷泥潭欲罢不能。

    借钱后,王德春就离开了双城,接近还款日期,孙一直联系不上王,王的朋友带信称她暂无力还,孙气得暴跳如雷,认定王骗钱敲诈。

    这次低头,这笔钱的利益纠葛,是导致王孙两人关系崩裂的重要原因。 

    借钱后,王德春就离开了双城,接近还款日期,孙一直联系不上王,曾让王的朋友陈芳(化名)作为中间人两次前往王德春父母家追款。 

    陈芳称,今年10月份曾上王德春父母家,索要她的最新号码,电话中,王德春表示会尽快回来,并将钱还上。其后,孙德江收到王德春的朋友写来的一封信,“大概意思是15万她暂时没有能力还,让孙德江自己看着办,孙德江气得暴跳如雷,写了一封信让我带给王德春的父母”。 

    在孙德江的这封回信中写道,“王德春先是把我的钱骗取15万元,她当时说急用过几天就还,还先后出具了两次欠据,今天她忘恩负义、恩将仇报、血口喷人,还妄图敲诈勒索,以达到窃取他人财产的目的,明理人一看就可知她的犯罪链条完整,事实清楚,先骗钱、后敲诈,又诬告陷害他人,你们二老都是老双城人,你们有些事情得到过别人的帮助和给予,理应感恩戴德”。 

    信中提出了几点要求,让她欠的钱马上归还,最起码大部分还上,余下部分也必须在一年内偿还,“我们考虑你们家人也得有个交流沟通的过程,给你们15天左右的时间,本着挽救家人和对其负责任的认真态度,期限内如没有答复和结果,我们将走司法程序”。 

    落款日期为11月14日。

    双方矛盾激化

    孙利用职权,为王德春的父母办理退休手续领取退休金。这个“以权谋私”的事件,被王孙两人利用,成为双方要挟对方的砝码。

    这封信里决断的言辞,让老两口感觉害怕。他们说,女儿未透露过她和孙德江是什么关系,但两人确实曾交情不差。 

    王加荣说,孙德江曾利用职务之便,为她牟过私利。她拿出几本存折,称是她的“退休金”:从2003年开始,账户每月存入270元,逐年递增到如今的每月1133元,“总共加起来有好几万元”。 

    王加荣是双城市韩甸镇腰小房村的村民,一直在农村务农。1996年,老两口搬到双城市区居住。2003年,孙称他可以帮王加荣办理啤酒厂退休职工的手续,以领取退休金。 

    王加荣称她从未在啤酒厂上班,然而从2003年开始,她确实开始每个月都能拿到退休金。而孙德江在给老两口的信中也写道:“王德春母亲退休一事是我一手帮助办的,现已享受退休金近十年,如果是办错了的话,我可以与有关部门交流和沟通,终止其退休待遇,并返回已享受的养老金,以纠正错误。” 

    这个“以权谋私”的事件,被王孙两人利用,成为要挟对方的砝码。王德春曾表示要将这个事件举报,鱼死网破,“而孙以此要挟让我答应他的要求”。 

    11月23日上午,老两口称被叫到双城工业总公司的办公室中,“两名工作人员说是来对退休金情况进行抽查,对方让我在一份证明书上签字,证明我从1982年到2002年一直在啤酒厂上班,并给我编了一个后勤的工作。”王加荣说,当时两个工作人员从旁游说,她不得不签字按手印。 

    腰小房村村委会表示,王加荣老两口1982年还在村里头种地。 

    王德春得知自己的父母被要挟签字一事后大怒。当天下午,王德春给双城市广电局局长打电话,说自己宁可工作不要了,也要举报被孙德江性侵一事,当时局长让她“三思”。 

    王德春没再犹豫,她说,欠孙德江的15万元已凑齐,她可以当着纪检委的面将钱归还,并和孙德江“来个鱼死网破”。当天下午,她注册了微博名“王流浪2012”。 

    王德春说:“如果刚开始我再坚强一点,再坚定一点,不是一味妥协软弱,结果又会怎样?”但是没有如果,王德春已无法回头——当天晚上,实名举报的微博已遍布网络。

    □对话·王德春

    现在,我只想要个说法

    京华时报:是什么让你鼓起勇气站出来举报? 

    王德春:我一辈子爱面子,外表看着刚强,其实性格懦弱,胆小怕事,特别是从事电视台记者、播音主持工作后,很担心自己做得不好让别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没想到,最终是因为面子,让我付出最惨重的代价,还失去了我无比珍惜的家庭。离婚时,丈夫只是说不合适。多年之后我和他坦白与孙德江的事情,他才告诉我,当年提出离婚就是因为听说了此事。他说:“如果你早些把这些情况告诉我,我不会提出离婚。” 

    离婚后,我尝试去过新的生活,但心里装着这个事情,就像一个定时炸弹,随时会把我炸伤,我无法再面对新的生活。一辈子被毁了。现在,我只想要个说法,对自己一生有个交代。 

    京华时报:举报的时候,考虑过各种后果了吗? 

    王德春:考虑过各种后果,包括最坏的。最好的结果是,真相大白后,孙德江得到应有的惩罚。最坏的结果,就是调查没有结果,甚至把我当精神病抓回去,给我一顶诬告的帽子。但我相信,人在做,天在看,天理昭昭,总不会把黑的说成白的。 

    京华时报:其实作为一个女人,这两种结果都不尽完美。 

    王德春:在这场是与非、黑与白的争辩中,我一旦站出来,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输了:真相大白,我输了名声;认定诬告,那就输得彻彻底底。我的青春,早已追不回来,我的清白,早已拿不回来。 

    京华时报:有人认为,你虽然实名举报,但却不愿意回去接受调查,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态度,只能换来几句同情,无益于真理昭然。 

    王德春:孙德江在当地势力太大,并有自己的关系网,目前情况未明,如果回去,我的人身安全将很难保障。当我确定安全、纪检委给出我安全的承诺之后,我会回去,我敢直面纪检委的调查。 

    京华时报:事件结束后,你还会开始新的生活吗? 

    王德春:怎么开始新的生活呢?为了实名举报,我把自己的照片都发出来了,我没有给自己留任何退路。之前就是因为要面子害了自己,现在呢,这张已经登上各大媒体的脸,还有什么勇气站在阳光下?网友们在网上给我鼓励,不论我当初做错过什么,当我站出来一搏的时候,这颗赎罪的心,就能得到大家的原谅。如果真相大白于天下,还我公道的那一天真的到来,我也渴望重新开始新的人生,但是谁知道有没有这种可能? 

    京华时报:这些天,你最想念的人和事是什么? 

    王德春:想得最多的是我年幼的女儿,她的母亲成了是非争论中的主角,我害怕她今后的人生背负太多压力,我不知道如何再回去面对她天真纯洁的目光。还想到了我的父母,他们年近七旬,还要和我一起面对这些压力,子女最大的不孝莫过于此。我更想到我曾经的故乡,我却再也不能踏上去一步。从此我要开始流浪,所以,我给自己取名叫“王流浪”。其实,一个女人,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不是最失败的吗?

    本报记者王奕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京华网(www.jinghua.cn)

>>本版导读
>>本版主要新闻


>>精彩视频
>>京华号外
>>北京导航
>>京华频道直达